徐翔的青岛往事:其父曾参与青岛双星定增

徐翔及泽熙系与青岛在案件事发前并没有多少交集,除了徐翔父亲徐柏良2008年曾参与青岛双星的定增外,泽熙系旗下产品并未重仓持股过青岛的上市公司。

徐翔及泽熙系与青岛在案件事发前并没有多少交集,除了徐翔父亲徐柏良2008年曾参与青岛双星的定增外,泽熙系旗下产品并未重仓持股过青岛的上市公司。
自从在杭州湾跨海大桥被带走调查后,私募一哥徐翔的去向,终于有了明确的指向。
4月12日,包括华丽家族、大恒科技、宁波中百、文峰股份等上市公司均发布公告泽熙系所持股份被轮候冻结。然而,华丽家族的公告明确称“公司于4月12日接到通知,青岛市公安局已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送达了《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》”。首次披露了案件具体的公安部门属地—青岛。
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,徐翔及泽熙系与青岛在案件事发前并没有多少交集,除了徐翔父亲徐柏良2008年曾参与青岛双星的定增外,泽熙系旗下产品并未重仓持股过青岛的上市公司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官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,徐翔作为宁波人,案发公司在上海,但关押审理反而在青岛,或许是为保证调查审理的独立不受干扰,中国政法界一直有着异地审理的惯例。
有私募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徐翔具体为何会被关在青岛不清楚,泽熙系的调查一直在进行,具体的信息并不明朗,但泽熙背后的资金方一直很神秘,被带去青岛审理的很大原因可能是为了规避上海资金方的干扰。

徐翔或在青岛受审

4月12日,包括华丽家族、大恒科技、宁波中百、文峰股份等上市公司均发布公告泽熙系所持股份被轮候冻结。然而,华丽家族的公告暴露出“青岛市公安局”的字样,引发市场关注;而后有媒体报道证实徐翔确实正在青岛,案件审理也会在青岛。
华丽家族公告称,青岛市公安局已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送达了《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》,请其协助轮候冻结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(有限合伙)持有的公司90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及孳息,轮候冻结起始日为4月11日,冻结期限为两年。
大恒科技、宁波热电、宁波中百等3家公司的公告与此类似,根据公安部门的《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》,中登上海分公司对上述3家公司股东郑素贞、瞿柏寅和竺仁宝持有的公司所有股份进行轮候冻结,轮候冻结起始日为4月11日,冻结期限两年。文峰股份同日发布轮候冻结公告,郑素贞持有的文峰股份27500万股及孳息仍处于冻结中。
然而,早在2015年11月10日接到上海证券交易所通知,公安部门已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送达了《协助冻结/解除冻结财产通知书》,协助冻结上海泽熙增煦投资持有的华丽家族9000 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及孳息。冻结期限从2015年11月10日至 2017年11月9日。几乎同时,大恒科技、宁波中百等上市公司也执行了此类冻结行为。
资料显示,轮候冻结是对其他执行法院已经查封、扣押、冻结的有登记的财产,执行法院可以进行轮候查封、扣押、冻结登记。查封、扣押、冻结撤销或者解除的,登记在先的轮候查封、扣押、冻结即自动转为查封、扣押、冻结。
由此可见,此前进行冻结申请的并不是青岛市公安局,徐翔被捕后进行过交接。为何会产生交接令人猜测,时代周报调查发现,徐翔与青岛之间关联屈指可数。2008年,徐翔父亲徐柏良以个人名义出资1.43亿元参与青岛双星定向增发,入围“2008年百强散户榜”第42位。徐柏良不喜欢长期持股,一个月甚至能操作十几只股票。外界一度猜测,徐柏良幕后的操盘手实为徐翔本人。
根据公开资料,青岛的上市公司除青岛双星外,仅健特生物、普洛康裕、海信电器等10余家公司,但是都未曾出现过泽熙系的身影,也并非徐翔旗下泽熙系重仓过的公司。上述法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徐翔案件的审理可能采取的是异地调查,有效排除、预防审判干扰的一种有效司法制度安排。
业内人士表示,青岛市公安局请中登上海分公司协助轮候冻结“徐翔系”公司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,表明徐翔一案在青岛审理的可能性比较大。

泽熙背后的神秘资金方

公开资料显示,徐翔旗下共有四个公司作为资本运作平台,分别是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、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、上海泽添资产管理中心、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。另外,郑素贞作为徐翔的母亲,是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的法人代表。
众所周知,徐翔旗下产品并不对外销售,能进入私募一哥眼中的合作方也很少,仅山东信托与华润深国投。根据备案信息显示,泽熙1期、泽熙4期、泽熙5期、泽熙6期均是与华润深国投合作,泽熙2期、泽熙3期是与山东信托合作。数据显示,2015年泽熙一期的回报率为346%,泽熙二期为308%,泽熙三期为316%,泽熙四期为165%,泽熙五期为137%。
值得一提的是,泽熙系旗下产品多为单一资金信托计划,如泽熙1期、泽熙6期等多个产品是单一资金信托计划。而单一资金信托计划,是指信托公司接受单个委托人的资金委托,依据委托人确定的管理方式(指定用途),或由信托公司代为确定的管理方式(非指定用途),单独管理和运用货币资金的信托,也就是说委托方有多位单个投资者。传言称,泽熙旗下的产品背后资金方为多位高官子弟。
早在2015年7月份“A股保卫战”中,中信证券一直是券商“领头羊”。有媒体梳理出,中信证券总部营业部、望京营业部、金融大街营业部、呼家楼营业部,被认为是证金公司主要“御用席位”的“救市主力”。然而在救市期间买入的部分个股让人“看不懂”。
其中,中信证券总部营业部买入金额前三名除“护盘蓝筹”中国石油、平安银行外,美邦服饰也在列,涉及金额21亿元。而徐翔旗下泽熙系美邦服饰的关联也早已有之,华润深国投信托-泽熙6期单一资金信托计划在2014年3季度买入美邦服饰5055万股,占流通盘的5.03%。2015年美邦服饰一季报显示,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-泽熙6期单一资金信托计划还一直持有,为第3大流通股东。2015年4月22日,美邦服饰公告称,泽熙6期已在4月1日至4月20日减持了美邦服饰5055万股股份。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12-12 01:07:08